Balivillas   >  小婦人週記   >  週日的沙努爾

週日的沙努爾

峇里島小婦人對沙努爾(Sanur)這地區通常沒花多大篇幅介紹,刻板印象中這區就是屬於年紀大愛懷舊的觀光客或家中有成群小孩的外國人才會住在這(美國國際學校就在附近)。跟我家男人既沒小孩又不承認自己老,平均一年到這區的次數5根手指頭還數不滿(到我們家第二廚房Arena Pub& Bar每週2~3次吃飯不算在內啦!)。

星期日下午,與我家男人在外忙完工作後,距離到我家第二廚房吃飯時間還有2小時;正在猶豫不知如何打發這難得的週日悠閒時間,我家男人突然提議:去Sanur海邊大道走走好了,離現在所在位置車程不遠,上次去那已經不知幾年前的事啦!(沒錯,雖然住在峇里島可是卻越來越少時間四處趴趴走了!、、真不知在忙什麼?)

這算是滿新鮮的提議,常聽身邊朋友說週末有時會帶小孩及家人在Sanur海邊大道散?或游泳;說不定等下遇到久未見面的熟朋友還可八卦一下,不過最重要的是在海邊旁的比利時畫家「Le Mayeur 博物館」;不少旅遊書上都介紹過,跟我家男人就是沒去過。到達時間下午4點博物館卻在2點就關門,還好經由海邊烤玉米大叔熱心告知旁門小道,否則又一次撲空無緣參觀這博物館。

博物館入口門牌 這庭院風景曾在Le Mayeur畫作出現,
猜猜是博物館中哪一幅?

1880年於布魯塞爾出生的Adrien- Jean Le Mayeur原為比利時的皇家貴族,父親是位畫家自小耳濡目染下對畫畫有濃厚興趣。可是父親卻堅持他必須學習完整建築師教育後,要當畫家與否再下決定。(真是有遠見的老爸,建築師真的比畫家好賺說、、、哈!婦人淺見啦!),可是個性怪異的他喜歡追求人類原始的真善美,畢業後放棄頭銜及家產模仿跟隨高更(Gauguin)的步伐搭船到大溪地及波利尼西亞,希望能找到心中那片能激發他畫作的樂土。直到1930年因緣際會之下踏上峇里島選擇沙努爾海邊當成自己的定居地,以及認識當時年僅15歲的名雷貢舞者Ni Pollok,3年之後正式結為夫妻,這一切讓Le Mayeur相信這就是他要尋找的繪畫天堂。

因為峇里島的豐富色彩及傳統的風俗民情(當時當地女人不分老少都是上空下半身圍條沙龍布,頭頂供品在街道上行走!),Le Mayeur畫作多以愛妻Ni Pollok為主角而構圖成;隨多次新加坡、香港、歐洲巡迴展覽,國際知名度越來越高;當時為在Sanur海邊的家,歷年來是當時觀光客喜歡駐留的地方,一方面可跟知名畫家暢談峇里島及藝術,一方面愛妻與傭人們上空傳統服飾及熱心招待客人茶點,非常吸引來訪的西方客人們。畢竟這一切景象在西方國家是不曾看見的。

Le Mayeur親自設計的檜木房子及石雕,
現在已經找不到人做這麼細緻的工了!!
名畫家與愛妻的紀念碑

Le Mayeur在1958年去世於比利時前遺囑表示Sanur的家及畫做全部留給愛妻,而愛妻Ni Pollok於1985年去世後因無子孫繼承這豐富遺產,便由印尼當地政府接管列為「Le Mayeur博物館」。雖名為博物館,可是佔地確不大,所有畫作都收藏在紅色檜木當時夫妻倆居住房子內,屋內有5個隔間,成列部分Le Mayeur的畫作。這些畫作真是讓小婦人大開眼界,非常色彩豐富及有功力的創作,難怪他的畫作在國際拍賣會上已經賣價約美金700,000。不過非常可惜的是在這博物館的畫卻沒受到妥善保存,峇里島當地濕熱及海邊氣候對這些有歷史的畫作有非常大殺傷力,還有部分素描圖當年Le Mayeur使用類似麻布袋質料當畫布,經年累月潮濕及熱溫度有些素描圖已經快看不清楚了。這小博物館中沒冷氣只有1支小電風扇降低室內溫度、、、令人非常心疼這些畫作即將遺失。

不過總算是欣賞到過這博物館了!館前的海灘在週日下午,很多當地居民攜家帶小在海邊游泳、戲水、堆沙,沙灘旁賣小吃的攤販,原來沙努爾的週日是這樣熱鬧;而眼前這情景也讓小婦人有點懷念小時候,夏天爸媽帶到白沙灣戲水的情景。哈,大概過年沒回家過年、、、有點想家了說!!

海邊小販玉米堆中的快樂小孩們
自帶兒童小帳棚真是夠酷的idea!
令人想起小時後的熱鬧海邊風景

 

峇里島小婦人跟大家拜晚年,豬年事事順心,諸事順利。

博物館中不准拍照,欣賞更多的Le Mayeur畫作,請連結此網站:
http://www.geocities.com/adrienlemayeur/photopage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