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ivillas   >  小婦人週記   >  慕尼黑十月啤酒節(上)

慕尼黑十月啤酒節(上)

記得兩年前九月底時,小婦人與我家男人受邀參加巴里島的『德國啤酒節』;這活動是德國駐印尼代表及德國航空邀請慕尼黑來的「傳統巴伐利亞樂團」與Hard Rock Hotel合辦,希望住在巴里島的巴伐利亞同胞(包含奧地利北部及德國南部)能夠分享一下在慕尼黑這知名節慶的喜悅。

之前對這節慶已有所聞,但詳細內容實在不清楚;為避免出糗,參加前不斷問我家男人關於這節慶的相關內容或該注意事項;雖為德國人但不是巴伐利亞區的他,只簡單的告訴我反正當晚準備喝很多啤酒就對啦!當晚我們是真的喝粉多大杯裝500c.c的印尼星星生啤酒「Bintang Beer」配上傳統道地的「巴伐利亞菜」;例如德國大豬腳、慕尼黑水煮白香腸(這可是慕尼黑有名的早餐料理!)、黑香腸、一大堆馬鈴薯料理(小婦人與馬鈴薯一向沒有往來;所以對這類食物沒研究!)、酸白菜、烤香料雞、及心型硬麵包(Brezen)、、、等等;但是這節慶的由來在小婦人心中還是個未解開的疑問。

事隔數年,這趟歐洲行到慕尼黑剛好是『十月啤酒節』;一位瑞士朋友知道我們有意參加這活動,馬上熱心利用他的關係幫我們訂好飯店及參加啤酒節的特別通行證(剛拿到時不覺得這張傳真紙的重要,但當天可就知道其功效!!);在蘇黎世與他共進午餐時,還不斷提醒我們到慕尼黑參加這節慶不可以錯過的好吃的及好玩的地方(如此有活力,很難相信他快過六十大壽!);看他對這節慶如此熱衷,小婦人相信該對這節慶由來粉了解吧?令人失望的是,他也跟我家男人一樣支支嗚嗚半天後回答我、、、反正你準備喝醉就是啦!

開車由瑞士蘇黎世前往德國慕尼黑途中,隨意翻閱帶來的德國導覽書(小婦人命還不錯即使出國度假還是有司機開車、、、是我家男人啦*#&!!),當翻到有關慕尼黑那頁時,擱在小婦人心中快2年的疑問也有答案:原來是在1810年10月12日當時王子後來登基為國王路德威希一世(Ludwig1.)娶泰瑞莎公主(Princess Therese)為慶祝這歡樂的婚禮,於是在泰瑞城門前(Theresien Wies Plaz)舉行馬術比賽並與全城百姓飲酒狂歡;沿習至今,慕尼黑政府於1995年將這(慕尼黑啤酒節)推向國際化,歡迎全世界各地的觀光客來此與當地人分享這快樂節慶。當然最重要的是大吃大喝一頓,德國人在任何節慶或觀光點都不會忘記這重要項目的。

今年啤酒節是從9月22日到10月7日,到達慕尼黑時夜燈初起,當車開經「Wiesn」附近時,街道上不斷出現穿傳統巴伐利亞服裝的男男女女,頓時有誤入百年前歐洲馬車時代錯感;而觀光客也戴起啤酒節才有的啤酒帽或有趣的大帽子,真是恨不得馬上加入他們的行列。快快找到飯店後(各飯店住房率可是百分之百,而且一年前早就訂滿。),等服務人員將行李送到房間後,催促我家男人快速整裝(記得要簡單保暖又防熱!也就是外面是冬天大外套,但裡面是夏天服裝。)我們也快速往Wiesn(當地人都是用這字來取代” October Festival”,所以小婦人也改口;否則會被認為是白癡觀光客、、、即使我們就是!)的路上前進;由於剛到達對方向一時搞不太清楚,我家男人卻告訴小婦人順著啤酒味的方向前進就是Wiesn。

真不是開玩笑,越接近Wiesn啤酒味就越重;而狂叫及喝醉的人就越多,很多打架鬧事的事件應該也會不少吧?正在思考這問題時,就來到這啤酒節會場的入口;這、、、這與迪斯耐樂園似乎沒什麼兩樣,多的是更多喝醉的人;因正逢週六來往的人潮就比平常多,外加上附近歐洲國家的人也趕熱鬧(以義大利人最多),特地開車來這瘋狂一晚,隔天週日再開車回國還趕的上星期一的上班時間。看!歐洲人多會享受生活。

整個Wiesn除滿山滿野的人外,尚有各種遊樂場供大人及小孩同樂;海盜船、旋轉啤酒筒,摩天輪,旋轉秋千、鬼屋、、、一大堆有助於喝醉酒後幫助嘔吐的遊戲(而且越晚生意越好!);不過最吸引小婦人當然是那由各家知名啤酒公司及餐廳所合開的帳篷屋,雖名為”帳棚屋”但搭建工程與蓋房子沒兩樣,為容納每晚1~2萬人,巨大廚房、廁所、堅固桌椅、樂團區、警衛安全人員、整個帳棚內設計及場外設計都是各家餐廳花盡心思;而也經由各家設計帳棚屋的品質可知道來訪客人的層次及水準。

整個會場區雖大,但卻只准許16家帳棚屋,這些公司大多是50~60年參加Wiesn老店(有些還有一百年資格),而好玩的是每家賣的食物都不同,但慕尼黑有名啤酒及巴伐利亞樂團是必備的;如果真搞不懂這些店特色,看看入口活動招牌上烤的是巨大火雞、鴨子、魚、或香腸就知道這家店的特色是什麼食物。

我們那位好心朋友給的是家「烤牛」店的通行證(廚房內巨大透明烤箱,為這活動每天至少烤2~3隻牛!),原本不認為會有任何需要,但這回看到各家門口掛著「客滿」招牌,似乎真該拿出這通行紙試看看;各入口排滿等待入場的人,等不耐煩的人早已在餐廳外賣部就地喝起來了,冒著被眾人吐口水的危險(因為不知這通行證到底能不能用,而且還插隊到最前面)到入口處,將通行證交給入口警衛,等了2分鐘深鎖的大門開了一小縫;警衛示意要我們快進去,而我們就在眾人想打我們的眼光下,進入小婦人的第一次「啤酒節」的P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