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ivillas   >  小婦人週記   >  小婦人的新歡

小婦人的新歡

糟糕、、、糟糕、、、.小婦人另結「新歡」了!

而這一切的起源都該怪罪幾年前曾看過一部好萊屋巨片(因太有名所以小婦人不記得片名!),其中有幕場景男女主角位於海邊山崖的房子度過7天浪漫的假期,雖然故事結局沒有依照慣例的「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快樂的生活」;然而這棟緊鄰海邊山涯,四周巨大落地窗,欣賞夕陽,處處可聽及看見海浪聲的海景房子造型,一直深深烙印在小婦人心中。

尋找這類海景房子多年來一直是小婦人的夢想,不需要富麗堂皇,簡單溫馨即可,聽海浪聲遠離都市的喧囂,與心愛的人甜蜜度過幾天寧寧靜靜沒人打擾的假期,小婦人是粉容易滿足的!2002年3月多,小婦人還在台灣求學兼探親時,我家男人興奮的打電話給小婦人說:絕不相信我剛簽了一棟妳夢想中的房子合約,快回來妳會喜歡的。小婦人認為這是我家男人要我早回家的把戲,要不就是另一棟”挑戰性”別墅的技兩,也沒把這件事放心上。

拖延至6月份小婦人已回巴里島2個月後,經不起我家男人早餐+晚餐及睡前各唸一次「你該去看看那棟別墅!」的催促,小婦人決定與這棟別墅相會。別墅位於小婦人家15分鐘的車程,與知名調皮猴子「斷涯廟」相隔5分鐘車程,附近嚴然是個衝浪村(衝浪客的特色就是住及吃的越便宜越好,乾淨度及美食度不重要,最要緊的一定要有海浪越急越有衝勁!)幾家民宿及賣印尼當地菜的雜貨店。非常有別於人潮滾滾的庫打區,或銅氣味超重的努莎度爾區,這裡有的是一種儉樸的寧靜及安祥,也難怪衝浪客所需要的真的不多。

前往別墅的途中,我家男人已經陸陸續續將這別墅的背景分享給小婦人。屋主來自南非,買這棟別墅前完全沒來過峇里島、、、這太厲害了吧?在異國置產卻自己完全沒看過這房子,就下訂,太豪氣了吧!!原來別墅正對的是國際衝浪好手都稱讚的海灘Temple,就算沒到過峇里島的衝浪客也都對這海灘略知一二,這位南非屋主正好是位衝浪客,當然能在這人人景仰的海灘懸涯上有棟自己的別墅,是大家稱羨的事。雖然小婦人不是衝浪客,但能讓人不顧一切的灑金置產的海灘真是令人忍不住一探究竟。

進入別墅大門後,澎湃的海浪聲催促小婦人前往花園泳池欣賞這一望無際有名Temple海岸風景及浪濤聲,池畔邊的發呆亭是欣賞夕陽入大海的好地方;別墅內樸素優雅的室內設計及擺設,有的是份溫馨及舒適。小婦人對這別墅馬上一見鍾情並要求我家男人是否可以先在此小住幾宿浪漫一下?我家那實際德國男人馬上將小婦人拉回現實,「不行,我們還有很多工作沒完成,哪能隨便度假?這裡不能上網工作,不適合我們這種24小時工作的人。回家吧!來這度假我們要好好計劃一下!」就這樣小婦人心不甘情不願的回家,也與這棟別墅建立第一次接觸。

然而,不知是否峇里島的七月份讓小婦人太忙碌,每天累得不像話(除公司每日固定訪客外,我們的親朋好友好像都說好7月份一起來拜訪我們,每日家中訪客不斷!);或是峇里島七月的冷天讓小婦人臉上笑容掛不住,總之這一個禮拜來,我家男人就是沒看過小婦人臉上有過笑容。一日早餐時,我家男人提議說:明天到Villa Uluwatu度假吧!妳不是對這別墅念念不忘,趁下一位朋友來拜訪前還有1日可度個假;而我們也該到這棟別墅看要修改的東西是否都完工了!

哈!我們又要再當一次「實驗室的白老鼠」,這也是咱們從事私人別墅生意,唯一能分到的小甜頭。當白老鼠的大致情形為,當我們接收新別墅後,將會有一次大整理,原屋主若是有不錯生活品味,要修改的地方就較少;反之就須將別墅每項配備升級,沒電視及音響通通補上、窗簾或家具太醜或已破舊不堪全換掉、擺上新古董家具、餐盤刀插、紅白酒杯、香檳杯、果汁杯、Whiskey杯、、、樣樣不能少,而在這同時也是訓練員工時候。當一切整理及員工訓練就緒後,小婦人與我家男人便會邀請2~3位非服務業朋友一起到這新別墅度假,其實是當我們的白老鼠(朋友們會以別墅客人的眼光,來提醒我們所不足之處、、、當白老鼠免費吃喝玩樂外可也要盡點責任的。);通常別墅外表看起來光纖亮麗,但入住其中時,才會看到真正需要修改的地方(這也是其他別墅公司或飯店主人不在乎客人感受的小地方、、、但我們在乎!)。

床頭燈亮度是否影響睡眠、餐桌椅高度是否符合人體工學、各開關位置是否影響屋子美觀、衣櫃高矮是否適合、員工服務品質、、、等等;這都是別墅客人尚未入住前,我們需花約2~3個月的準備時間,確認全部符合我們要求水準後,才敞開大門迎接客人。(好像開酒家的用詞!!)。

這次因時間緊迫,就由小婦人與我家男人單槍匹馬當白老鼠;到達這夢中別墅時已經下午3點多。照慣例先檢查之前請工程部的員工安裝的設備是否已完工,然後將別墅從頭到尾走一遍,看看是否有遺漏之處;接下來才可放鬆心情開始度假、、、讀者們一定很有興趣小婦人與我家男人在這樣浪漫的度假別墅中,坐在微風徐徐的發呆庭欣賞夕陽西下的談話會是什麼吧?

當小婦人與我家男人各躺在發呆庭木藤椅上,隨興翻雜誌及聽海浪聲時,小婦人說:這椅子需要個靠墊,兩張椅子後方要再加個長180公分的床椅才舒服。當我家男人背靠藤椅欣賞海浪說:這風景真是美,不虧是衝浪天堂;不過這屋頂上要再加個巴里島式弔燈,感覺較有氣質、、、類似這樣的對話,連當晚在星光點點的夜空下吃燭光晚餐也不例外,”這餐桌腳設計容易撞傷腳,要買張新桌子”、”這員工到香檳的姿勢不夠專業要再訓練”、、、這些都是小婦人與我家男人度假時最常的對話內容。似乎與電影中的浪漫對白完全不同!

總而言之,這難得一天的白老鼠之旅,住在這夢中別墅中,聽那海浪聲陪伴交響樂曲(注意,這棟別墅不適合流行音樂或爵士樂!),晚上數星星看點點船隻,白天欣賞衝浪客的英勇,在這沒有接不完的電話、別墅偶來意外訪客-猴子家族(別墅主人說的,小婦人尚未遇到。)一天下來小婦人心情放鬆不少;想想該是回家與我家男人迎接「大伯」來訪的時後!